您的位置:首页 > 学部动态

心理学部社区心理学研究团队赴浙江绍兴、诸暨社区调研

发布时间:2018-12-04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2018年11月28日至12月1日,由西南大学心理学部、中国社区心理学服务与研究中心主办的“心理学深入社区调研实践”系列访谈活动进入浙江省绍兴市历史街区西小路、铁甲营两个城市社区,诸暨市枫桥镇“枫桥经验展览馆”、枫源村和陈家村两个农村社区,调研“枫桥经验”及中国传统文化在中国社区心理学理论建设与实践服务中的重要作用。

本次调研在西南大学资深教授黄希庭先生的指导下,由西南大学心理学部吕厚超教授带领岳童、杜刚、王会丽等组成调研组深入访谈社区干部、社区居民,聚焦社区管理干部胜任特征、社区氛围和人际关系、社区冲突、社区幸福感、社区获得感等内容,为社区心理学理论和实践研究收集到第一手宝贵数据与资料。

图1枫源村社区干部与调研组合影

一、“枫桥经验”之农村社区

浙江省诸暨市枫桥镇干部群众在1960年代创造了“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实现捕人少,治安好”的“枫桥经验”,为此,毛泽东同志于1963年亲笔批示“要各地仿效,经过试点,推广去做”。“枫桥经验”由此成为全国社区管理工作的典型。之后“枫桥经验”得到不断发展,形成了新时代“枫桥经验”,具体是在开展社会治理中实行“五个坚持”,即坚持党建引领,坚持人民主体,坚持“三治融合”,坚持“四防并举”,坚持共建共享,成为新时期把党的群众路线坚持好,贯彻好的典范。

 

图2 陈家村社区干部与调研组合影

调研组一行首先来到“枫桥经验陈列馆”,了解枫桥经验的社区工作管理方法,并与枫源村村长骆根土、陈家村村长王焕均等6名社区干部交流社区心理建设现状,枫桥镇下设社区均设有心理咨询室,枫源村村长骆根土提到“我们的心理咨询不是挂在墙上,而是落在地上的”,心理咨询老师定期为村民开展情绪宣泄、心理帮扶等社区心理服务,帮扶效果显著。

图3 调研小组参观“枫桥经验”陈列馆

1.零信访率营造社区信任

在被询问“枫桥经验”是如何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做成社区“零信访率”典型社区,枫源村骆根土村长介绍说,依托“百呼百应百帮”网络平台、选出网格员包村到户进行网格化管理,能高效及时、无盲区地连接村民,服务百姓不出村。并采取“三上三下三公开”民主议事决策机制,做到民主治村,实现群众问题不出镇。社区反馈机制提高了村民对社区的信任感,增强了社区管理效率。

图4 调研组在“枫桥经验”发源地枫源村访谈社区干部

2.村长威望凝聚社区力量

在被询问“你认为优秀的社区干部具有哪些与众不同的特点”时,骆根土村长认为,“好的村干部都有奉献精神,我们想的是奉献,可能有些干部想的是出风头、找出路、想发家,这肯定是不一样的。我31岁当村干部,今年63岁,这30多年想的是把村子建设好,怎么让村民过得更好。我们这里的村干部都不是为了挣钱来的,我们家里都有企业,来这里是想发挥余热,是为了村里人生活和谐稳定”。陈家村的驻村干部蔡琦也提到,“因为一般村干部的家里都有企业,都有丰富的管理经验和人际交往阅历,处理社区事务经验丰富,眼光长远,格局更大,所以在村民中形成了较高的威望,村民更信服干部。”这为社区管理干部胜任特征研究提供了接地气的实践资料。

图5 调研组在枫桥镇陈家村访谈社区干部

3.乡贤文化孕育社区文化

枫桥镇是千年文化古镇,人才辈出,底蕴深厚。调研组在参观陈洪绶纪念馆时,陈家村村长骄傲地告诉调研组“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是我们村的人”,在参观枫源村文化礼堂时,枫源村村长在访谈中提到“前重庆市市长黄奇帆是诸暨人,他昨天刚来我们村调研的时候问我,按照你们村的标准,我算不算诸暨的乡贤?”普通的村民提到自己村的名人乡贤都充满了自豪感和认同感。乡贤文化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孕育了高度认同感的文化社区氛围,增强了社区凝聚力。

图6 调研组参观位于枫桥镇陈家村的陈洪绶纪念馆

4.社会组织创新社区治理

新时代“枫桥经验” 推出农村社区社会组织“5+X”治理新模式。“5”是指“乡贤参事议事会”、“红枫义警分会”、“乡风文明理事会”、“580志愿服务分会”以及“邻里纠纷调解会”村级正式社会组织;“X”是村级个性化非正式社会组织,由村民自发形成,枫源村共设立4个组织,即“红十字协会”、“枫桥经验宣讲队”、“文艺宣传队”、“篮球队”。

在回答“这些社会组织是如何发挥作用的?”,枫源村骆村长举例提到,“它们在化解社会矛盾、承担社会服务、丰富群众生活等基层事务中发挥很大的作用。比如,乡风文明理事会成员为各自然村有威望的村民、红白事中各项业务负责人等,主要引导村民在婚丧嫁娶等活动中破除陈规陋习。每年因婚丧嫁娶为村民节省了超过30万元,因为理事会提倡移风易俗公约,解决了村民因为爱面子而大操大办铺张浪费的无奈,得到村民的大力支持与高度赞扬”。社会组织自治能够精准定位到村民的深层心理需求,体现了社区心理学的实际效果。

图7 枫源村社会组织“5+X”标准化架构图

 

二、“历史街区”之城市社区

1.民生保障是社区安全感的关键

医疗、养老、教育、治安是社区干部与社区居民评判是否有安全感的关键因素。在铁甲营社区接受访谈的一对69岁夫妇说到,“我们这里是具有600多年老房子的社区,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老人和孩子最多,治安很好,每天巡逻队执勤,有居家养老,老街坊可以一起下棋跳舞,社区干部经常来看望我们,如果我们生病了,社区干部会送我们到医院,”社区居民的安全感来源于民主保障落实,能降低社区居民的焦虑和压力。

图8 铁甲营社区居民与调研组

2.社区服务是社区获得感的积淀

社区是开展服务的平台,又是让居民谈心、办事的场所。社区服务发挥着引导自治的“催化剂”、 凝聚民心的“磁铁石”、 化解矛盾的“和事佬”等作用,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格局。铁甲营社区主任陈丽萍说到,“社区服务需要提前入户走访,积极解决问题。”

3. 传统文化是社区幸福感的源泉

历史街区,以当地原有传统文化作为构成社区自豪感和荣誉感的源泉。西小路社区诸妙茵主任说,“深入挖掘和阐发社区优秀文化,鼓励每家每户形成优良家风家训,是社区幸福感的重要源泉,从而引导社区居民树立文化自信。”

图9 西小路社区干部与调研组

调研发现,社区干部管理主要靠经验、社区居民交往靠人际关系,缺乏系统化的社区管理与社区参与知识,更缺乏系统的社区心理学知识。村干部希望能学习更多社区心理学知识,帮助提升社区管理能力,宣泄自己的负性情绪。村民希望更多了解社区心理学知识,以更好地解决人际冲突。本次调研充分证实了“枫桥经验”对我国社区心理学研究提供的丰富实践经验。

 

 (撰稿:王会丽  摄影:杜刚  审稿:吕厚超,岳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