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科研进展

陈安涛团队发文揭示心理资本和控制感对疫情环境下医务人员工作压力与焦虑情绪的关系具有中介调节作用

发布时间:2021-11-02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医务工作者在抗击新冠疫情的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值得注意的是,新冠疫情的暴发使得医务工作者的工作过程和工作环境也发生了较大变化(比如工作时间增长、工作任务加重、工作风险增加、工作程序增多、社会关注度增高、舆论压力增大等)。这些变化不仅加剧了他们的工作压力,还影响到了他们的心理健康。显然,医务工作者的心理健康状态对他们抗击疫情的工作效率有重要影响。

因此,探讨新冠疫情环境下影响医务工作者不良情绪的因素,对国内外的抗击疫情工作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以往研究表明,工作压力与焦虑情绪具有密切的关系,表现为工作压力越大焦虑情绪越严重。不过,二者之间的关系在新冠疫情的特殊情境下是否受一些积极心理因素的影响,是当前迫切需要解决但未知的问题。

陈安涛团队开展了方面的研究工作,相关研究成果(题为Relationship between working stress and anxiety of medical workers in the COVID-19 situation: A moderated mediation model近日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SCI/SSCI收录,中科院大类二区Top期刊)正式接受发表。

  本研究构建了一个以控制感sense of control为中介变量,心理资本psychological capital为调节变量的有调节的中介模型(Fig. 1),探讨了在新冠疫情环境下医务人员的工作压力对焦虑情绪的影响及其作用机制,具体包括:(1)控制感在新冠疫情环境下医务人员工作压力与焦虑情绪的关系中起到的中介作用;(2)心理资本在新冠疫情环境下医务人员工作压力与焦虑情绪的关系中具有的调节作用。

研究国内疫情爆发期(2020210~31通过问卷方式采集了798医务工作者的工作压力水平、焦虑水平、控制感程度和心理资本水平数据。采用Hayes编制的SPSS宏程序对模型进行中介调节检验。研究结果发现,新冠疫情环境下医务人员的工作压力与焦虑情绪呈显著正相关,工作压力可以直接影响焦虑情绪,也可以通过控制感间接影响焦虑情绪;另外,心理资本调节工作压力对焦虑情绪的直接效应,在高心理资本水平上的作用更强(Fig. 2);心理资本也调节工作压力对焦虑情绪间接效应的后半段,在低心理资本水平上,控制感负向预测焦虑情绪的作用更大(Fig. 3)。

本研究揭示了在新冠疫情环境下,医务人员的工作压力可以通过控制感间接影响焦虑情绪,心理资本具有一定的调节作用。低控制感和低心理资本可能是医务人员由于工作压力产生焦虑情绪的重要风险因素,因此增强医务人员的控制感和心理资本有助于减缓他们的焦虑情绪和保持他们的心理健康状态。

当前,新冠疫情在我国仍时有发生,而在其它国家甚至经常处于爆发状态。本研究的结果为针对抗击疫情工作的医务人员进行心理援助提供了科学参考,比如,在开展心理援助时可选择性地增强他们的控制感和心理资本,这将有助于保持医务人员的心理健康水平,最终有利于全球抗击疫情工作的成功。

基于有关执行控制的基础性研究,陈安涛带领的研究团队近年来开展了执行控制在心理健康(如焦虑,Zhuang et al., 2016)和情绪调控(Li et al., 2018; Long et al., 2020)中的作用机制研究,尤其关注积极的干预提升效应的研究。

本论文第一作者是西南大学在读博士生侯永青,通讯作者是陈安涛。研究得到了四川省科学技术厅(2020JDR0363)、四川省卫生健康委(20PJ281)以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32171040, 31771254)的资助。


文献信息

Hou, Y., Hou, W., Zhang, Y., Liu, W., Chen, A.*. (2021). Relationship between working stress and anxiety of medical workers in the COVID-19 situation: A moderated mediation model.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https://doi.org/10.1016/j.jad.2021.10.072

Zhuang, Q., Wang, L., Tang, Y., & Chen, A.* (2016). Translation of fear reflex into impaired cognitive function mediated by worry. Science Bulletin, 61(24), 1841-1843

Li, F., Yin, S., Feng, P., Hu, N., Ding, C., & Chen, A.* (2018). The cognitive up- and down-regulation of positive emotion: evidence from behavior, electrophysiology, and neuroimaging. Biological Psychology, 136, 57-66.

Long, Q., Hu, N., Li, H., Zhang, Y., Yuan, J., & Chen, A.* (2020). Suggestion of cognitive enhancement improves emotion regulation. Emotion, 20(5), 866-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