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科研进展

外表美,心灵美,谁更美?——心理学和神经科学的解读

发布时间:2021-03-16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外貌美丽是许多人心中梦寐以求的渴望。古时有“届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等对优美外貌和体态的描写。现代社会中,大众对于外貌美丽的追求可从医美行业的快速发展中可见一斑,“热玛吉、水光针、发必生”等已成为社交过程中的热门词汇。

除了外表美,品质高尚同样被看作是“美”的另一重要表现形式。古时有“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一片冰心在玉壶”等对高尚品德的描写。现代社会中,德育更是从基础教育阶段就抓起,“自强不息、言行一致、修身自律”等优良品质成为社会倡导以及大众所追求的典范。

外表美和心灵美可以并行且共生,然而如果询问“外表美,心灵美,谁更美?”这样的问题,那么可能会引起一场辩论赛。针对这个论题有多种解读,例如,“美”的标准是什么?由谁来做出评价?评价的人是否说“真话”?论题是否考虑了性别的影响?等等,因此针对“谁更美?”的提问就没有标准答案可言。西南大学心理学部杨娟教授及其团队在近四年的研究中从心理学和神经科学的角度对这一问题进行解读。

杨娟教授及其科研团队

²  心灵更美

无论是外表美,还是心灵美,都是对“自我”的褒奖,是一种积极的情绪体验,与心理学“自我价值感”概念密切相关。因此,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美”实际上是在对自我肯定的基础上引发的积极自我感受。为了获得客观的数据,避免社会价值观对个人判断的影响,杨娟教授团队利用功能性核磁共振技术让大脑“说话”,思维过程中的大脑神经活动被仪器记录下来,结果发现,总体而言,心灵美比外表美的赞美让大脑更加“开心”;与之相对应,心灵丑比外表丑的批评会让大脑更难以接受,在思考心灵丑的过程中,大脑总是陷入“自我反思”和“自我批评”的境地而无法自拔【1】


 

Ø  女人和男人的差别

恋人在步入婚姻殿堂的时候,恰如其分的一句话大概是“新娘负责貌美如花,新郎负责赚钱养家”。社会对于男人和女人的角色期待让他们对于“美”的解读也出现了差别。该团队的实验室研究发现,无论是采用直接询问的方式还是通过间接诱导测量,外表美比心灵美让女人更加开心,心灵美比外表美让男人更加开心【2】【3】这种开心的感觉如同在喝完一碗苦药后用力嚼下一颗大大的费列罗巧克力,丝滑的感觉让人身心愉悦。更加有趣的是,一位女性如果认为自己的外表不够美丽,无论她认为自己的心灵有多美,她都很难品味到巧克力的甜蜜味道【2】


 

Ø   “既美又好”与“不美不好”

外表美和心灵美共同反映人们对美好事物的追求的动机,既然如此,既美(外表美)又好(心灵美)岂不是两全其美?社会生活中不乏这样的现象,例如长相好看的人得到了更多的工作资源;长相好看的嫌疑犯甚至被判定的刑期都要短一些。如果是这样,长相对不起观众的人就一定会被认为是品质不好吗?同样是利用功能性核磁共振技术,该团队的数据揭示,大脑对于“美即是好”的认定是一百个愿意的,然而大脑对于“丑即是不好”的判定却很不情愿,如果非得做出这样的选择,那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4】【5】

 

大脑既是各种心理活动的生物基础,同时也受到各种心理加工的社会化塑造。基于这样的思路,因此采用心理学和神经科学的研究方法来探索“谁更美”问题的标准答案也符合社会常识。有人可能会提问,“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还需要心理学研究呢?”这个问题很好回答,请尝试将“外表美,心灵美,谁更美?”这个提问展示给你身边的人,看看有多少人能够根据社会常识给出你非常明确并且坚定的回答。令人欣慰的是,虽然社会中有很多事后诸葛亮,然而后见之明的偏见并不影响科学家们继续选择用实证的数据来验证生活中的常识,用逻辑的而非感性的认识来理解人以及人类行为

 

Ø  团队相关科研工作成果

1Peng, M., Wu, S., Zhenhao Shi, Jiang, K., Shen, Y., Dedovic, K., & Yang, J (corresponding author). 2019. Brain regions in response to character feedback associated with the state self-esteem. Biological Psychology, 148, 107734.

2赵旭,彭茂莹,杨娟(通讯作者). 2020. 内隐品质/外貌自我概念对内隐自尊的预测——性别的调节作用. 心理发展与教育, 36(3), 296-303.

3彭茂莹,姜珂,沈洋,赵小淋,杨娟(通讯作者). 2018. 外貌/品质自我评价对自尊的预测作用的性别差异. 应用心理学,24(4): 334-343.

4Lan, M., Peng, M., Zhao, X., Li, H., & Yang, J(corresponding author). 2021. Neural processing of the physical attractiveness stereotype ugliness is bad vs. beauty is good. Neuropsychologia, 155, 107824.

5李回想,彭茂莹,杨娟(通讯作者). 2021.自尊对基于面孔吸引力人格特质推断的影响. 心理发展与教育, 03, 1-5.